贵州快三基本走势图图:“即涂鸦也作法书论”周作人的对联

2019-08-19 14:38
来源: 作者:曹鹏字号T|T转发打印

河南快三开奖结 www.llfcx.tw

周作人《知堂回想录》

俞平伯

《周作人俞平伯往来通信集》

《周作人致松枝茂夫手札》

获赠校稿原件影印

周作人的《知堂回想录》精装本新近由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,??闭呶宥认壬乙徊?,展读不胜欢忭。我最早看《知堂回想录》的时间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当时家母在图书馆工作,近水楼台先得月,家父床头总是有借来的新书,我蹭着读,其中就有这么一本书。虽然不能完全看懂,但周作人平实的文字,很容易让人入戏。后来大陆翻印过几个版本,我手头有群众出版社的,查扉页上我写的字,从2004年到2016年,我至少重读过四五次,当然不见得从头读到尾。五度兄是知堂专家,据他说大陆的各个版本排印编辑差错都很多,连最近印行较广的版本,也有近千处问题,这与我的阅读体验基本一致,以群众出版社的版本为例,就有很多差错不可原谅。五度兄多年前经手??惫谀骋话姹?,蒙他错爱,还将校稿原件装订四册题签赠给我,我翻阅时对比正误以及他的批语,获教良多。牛津版既是精装,又是正体字直排,编校精致,读起来当然就不同,可以说是享受。这次读《知堂回想录》,特别注意到了一些对联材料。

周作人与其兄鲁迅同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积极参与者,白话文文学的主将,两人一奶同胞,在文化背景知识结构以及家教上有相当多的共同之处,如鲁迅和周作人都反感中国传统戏曲特别是京剧,发表过一些尖刻讽刺言论,根源何在?周作人在1926年7月28日给刘半农的信里说:“我也时常记起祖父的家训里‘有用精神为下贱戏子所耗’之诫”(《周作人书信》第64页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)。原来是周家祖父反对子孙看戏,使得周氏兄弟终生对京戏有敌意。鲁迅的对联作品数量很少,相比而言,周作人的对联作品要多一些,这也是因为鲁迅活了五十五岁,周作人活到了八十岁,在人生的后半场,周作人仅仅是为朋友同事作的挽联,数量也是相当可观。

周作人的朋友圈主要在北京的教育界、文化界与报刊出版界,《知堂回想录》有“卯字号的名人”“北大感旧录”等篇,与此前写的《红楼内外》,回忆了若干在执笔时已去世的北京大学同事,如蔡元培、陈独秀、李大钊等人,基本上也都是构成文学史、学术史乃至思想史、政治史的人物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张中行以《负暄琐话》一举成名,细考源流,还是走其老师周作人的路子,只不过周作人写的都是同事的平等视角,而张中行则是师生的仰视视角。

1934年,北大教授刘半农博士病逝,周作人撰写挽联:

十七年尔汝旧交,追忆还从卯字号

廿余日驰驱大漠,归来竟作丁令威

上联说的是两人多年交情不一般,下句道的是刘半农去绥远学术考察病逝。

1935年,北大教授黄节病逝,周作人撰一挽联:

如此江山,渐将日暮途穷,不堪追忆索常侍

及今归去,等是风流云散,差幸免作顾亭林

“附以小注云,近来先生常用一印云,‘如此江山’,又在北京大学讲亭林诗,感念古昔,常对诸生慨然言之?!?br/>

1935年,北大教授马隅卿在课堂脑出血去世,周作人送了挽联:

月夜看灯才一梦

雨窗攲枕更何人

上联所言为马教授去世前一天是上元节还在看灯,下联所言指马隅卿曾得话本二册题曰《雨窗集》《攲枕集》,从对联字面上看倒也是平常意思,不过接着周作人写了一句很动感情的话:“中年以后丧朋友是很可悲的事,有如古书,少一部就少一部?!?br/>

1937年,北大教授孟心史病逝,周作人在《红楼内外》中说:“我曾撰了一副挽联,文曰,‘野记偏多言外意,新诗应有井中函’,因字数太少不好写,又找不到人代写,亦不果用?!鄙狭档氖敲闲氖返摹缎氖反钥匪鸭闼椴牧隙嗨⒚?,下联是孟森在协和医院住院时周作人去探视,孟示之以日记中新写的诗多感愤语,因为其时华北沦陷了,这也是周作人找不到人代写挽联的主要原因。周作人此文也老实说明了他的挽联平常是找人代写的。

钱玄同与鲁迅周作人兄弟的交情都很好,1939年钱玄同病逝,周作人极其悲痛,“二十一日同内人到钱宅一致吊唁,并送去挽联一副,系我自己所写,其词曰:

戏语竟成真,何日得见道山记

同游今散尽,无人共话小川町

这副挽联上本来撰有小注,临时却没有写上去。上联注云,‘前屡传君归道山,曾戏语之曰,道山何在,无人能说,君既曾游,大可作记以示来者。君殁之前二日有信来,覆信中又复提及,唯寄到时君已不及见矣?!铝⒃?,‘余识君在戊申岁,其时尚号德潜,共从太炎先生听讲《说文解字》,每星期日集新小川町民报社。同学中龚宝铨朱宗莱家树人均先殁,朱希祖许寿裳现在川陕,留北平者唯余与玄同而已。每来谈常及尔时出入民报社之人物,窃有开天遗事之感,今并此绝响矣?!炝沧魉母?,此系最后之一,取其尚不离题,若太深切便病晦或偏,不能用也?!?br/>

为亡友撰了四副对联选择一副,自己亲手书写(显然是说别的挽联就未必是他亲笔书写),而且有如此长篇大论的注,挽钱玄同联是周作人所作对联中最为用心的一例。

周作人古典诗文功底扎实,旧体诗写得很到家,白话诗也写得很好。他的对联有一个特点,早期的时有半文半白,随着年龄增长反而文字越来越古意盎然,至其晚年所作对联,千锤百炼,不让清代名家。

1926年“三一八惨案”也即鲁迅名篇《记念刘和珍君》所写的事件,周作人也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抨击政府屠杀学生,兄弟二人同仇敌忾。他在《死法》一文中写道:“三月十八日中法大学生胡锡爵君在执政府被害,学校里开追悼会的时候,我送去一副对联,文曰:

什么世界,还讲爱国?

如此死法,抵得成仙!”

他还有一篇《关于三月十八日的死者》,有如下的记述,“二十五日女师大开追悼会,我胡乱作了副挽联送去,文曰:

死了倒也罢了,若不想到二位有老母依闾,亲朋盼信

活着又怎么着,无非多经几番的枪声惊耳,弹雨淋头

殉难者全体追悼会是在二十三日,我在傍晚才知道,也作了一联:

赤化赤化,有些学界名流和新闻记者还在那里诬陷

白死白死,所谓革命政府与帝国主义原是一样东西?!?br/>

周作人与俞平伯师生过从甚密,切磋交流通信频繁,虽同在北京因为当年没有电话还是通过邮局寄信联络。1930年10月8日周作人致俞平伯函,“不佞忽想到出联,其词曰,‘十九年后十月十日又是八月十九’,对则无有,恐须数十年之后或有佳对,当被人收入《楹联丛话》若干续中也?!敝茏魅艘蛭八凇倍皇毙似鸪隽松狭?,他肯定想不到十九年后“双十节”就在大陆消失了,他预期数十年后的佳对,大概永远没有下文了。虽然如此,也不影响这一出联被收入《楹联丛话》若干续中。

显然周作人引起了俞平伯求他写对联的兴致,1930年10月17日周作人致俞平伯函,“嘱写楹联,甚感困难,唯既不能免,不如早点交卷(此考试时成绩不佳者之心理,今未免效颦),附上乞察阅,实在不成字,容将来学好后再为写换耳(晚间所写,恐墨太淡)?!辈⒏窖运担骸八弥揭嗨闶蔷芍?,而颇粗,恐非书画用者,不过于不佞已甚好,且裱后看去亦尚不恶?!敝茏魅讼肮哂谒底约盒床缓米?,但是这封信里说他“将来学好后再为写换”,似乎终生也未能兑现,没有文字证据显示周作人后来认真学过书法。周作人的挽联多,其他对联写得少,不过非挽联都是他亲笔所写,都是无法推脱的关系,所以更珍贵。

鲍耀明编的《周作人晚年书信》厚厚一大册,是周作人最后几年与香港鲍耀明的通信记录。在特殊时代,周作人需要香港朋友以及日本同行与朋友接济食物与读物,所能用来酬谢的除了藏书、代求刻印章等等以外,主要是写条幅抄录诗作。显然,在当时的条件下,两人的关系到了鲍耀明提出请周作人写什么、周作人都会答应的份儿上,因为连鲍耀明反复提出要看周作人在抗战时期的日记,周作人虽然不情愿却最后也答应了。但是通信中没有鲍耀明个人求周作人写对联的记录,即使鲍耀明代日本友人转求周作人书法,也未见有点名要对联的,都是求他写诗尤其是自寿诗。

《周作人致松枝茂夫手札》也是煌煌巨册,二人通信从1936年起,至1964年止,周作人写了一百二十三封信,还有十通明信片,内容主要是为松枝茂夫翻译自己的书进行注解答问,另外就是请松枝茂夫代购日本书籍,在书里所影印周作人最后一封信手迹中,周作人说:“酒井君处祈为致意,别封寄上拙书并乞转交,本不能书,老病之余更不成样子了。又一纸系写近作打油诗八十自笑,谨以呈教?!辈恢牢凭槭鞘裁刺宀?,周作人写给松枝茂夫的是小小一纸诗笺,署名知堂,下钤“知堂八十岁以后作”白文印,这是周作人给松枝茂夫的赠别礼物。我对日本文化几乎一无所知,不了解对联在日本的情况,从影视剧的画面看,似乎日本传统居室没有对联的位置。

1950年11月7日,周作人在上?!兑啾ā贩⒈硪黄涛摹冻捎锒粤?,就我所见,这也是他唯一一篇以对联为题目的文章,他说:“在世界上对联这东西只有中国才有,而对联做得最好的自然要推中国的士大夫了,虽然清初裘君弘说山东一路饭铺有些门对,如‘包如玉兔盘中坐,面似银龙碗中游’,也很堂皇,但讲究起来总不及翰林出身的曾剃头王壬秋之流了?!庇锲卸远粤故遣坏被厥碌?,这是他作为白话文运动老将在所难免的姿态。

虽然没有在对联上特别用功,可是周作人的对联却不失为可以传世的佳作。

1927年秋天俞平伯以发笺求老师周作人书写陶渊明诗,周作人回信道:“如明知我的涂鸦,而愿牺牲一条发笺让我涂抹,那当然无所不可”,(《周作人俞平伯往来通信集》第42页 上海译文出版社2013年版),俞平伯1927年9月28日发函催促时说“即涂鸦也作法书论”,这句话其实蛮适合用来说周作人的字。文学成就到了一定境界,学问事业到了一定层次,其人必然青史留名,其字无论工拙都会有人珍惜爱重。
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
0条评论(查看)
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

图说天下